当前位置: HG9393 > HG9393 >

目标方舱医院!天津60人中医医疗队出征武汉

来源:未知 浏览: 发布日期:2020-02-12 04:13分享到:
[导读]:2月10日10: 58,搭乘着本市60名中医医疗队员的G292次高铁从天津站发车驶向武汉。 在送行队伍中有爱人,有领导,有同事他们的眼神有不舍,更有期盼。 不舍得是亲情,是友情,期盼的是他们

  2月10日10: 58,搭乘着本市60名中医医疗队员的G292次高铁从天津站发车驶向武汉。 在送行队伍中有爱人,有领导,有同事……他们的眼神有不舍,更有期盼。 不舍得是亲情,是友情,期盼的是他们能为疫情贡献一份力量,平安归来。

  根据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关于组建援助湖北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第三批国家中医医疗队的函》的相关要求,本市选出60名医护人员组成了这支中医医疗队,纳入国家卫生健康委联防联控援助医疗队管理,主要承担武汉大花山户外运动中心方舱医院的救治工作。队员们分别来自天津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和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虽然平时工作分属不同的医院,但是今天,他们是一个集体,代表的是天津对武汉的支援,承担的是白衣天使的责任与信念。

  在此次赴武汉的医疗队中,来自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朱家旺医生和张艳护士是一对夫妻。 丈夫朱家旺是一名急诊医生,妻子张艳是手术室的护士长。 在天津站送行的休息室,记者见到了这对夫妇。 妻子张艳说: “早在疫情出现的时候,我就响应号召报名请战了。 上周五,我报名支援武汉的名额获得了通过。 我马上打给他,他还淡定地叮嘱我注意安全,平安回来。 没想到告诉他这个消息没多久,他就给我拨回来了,说‘我也去,咱一起,我在我们科室也报名了’! 我俩当时在电话里就笑了起来。 ”

  夫妻并肩奔赴抗疫前线,他们没有任何怨言,而是互相鼓励,坚定选择携手出征。 张艳说: “医院发现我们两个人的名字同时出现在名单中时,还关心地征询我们的意见,我们两个不约而同地说‘我们可以’。 ”说到这次的特殊经历,丈夫朱家旺深情地说: “2003年的时候我是一名医学院的学生,没能参加那场‘战役’。 17年后,我已经是一名医生,有机会去前线,而且是和妻子一起,我觉得光荣而温暖。 ”

  张艳告诉记者,虽然夫妇俩作为医务工作者早已习惯了这种事情,而且觉得这就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但是对于4岁的女儿,他们还是有些挂念。 孩子的姥姥姥爷在得知消息后,主动承担起照看孩子的重任,“我爸妈跟我们说,坚决支持你们俩的工作,你俩放心工作,孩子交给我们,就一定给你们带好! ”张艳说,“只是孩子并不理解我们究竟是去做什么,只是知道要离开爸爸妈妈很长一段时间,依依不舍哭得很伤心。 但是我觉得等她长大之后一定会为我们自豪的……”说到孩子,夫妇俩刚才坚毅的目光立即充满了温柔,浸满了泪水。

  “现在‘新冠’疫情严重,作为一名党员,我愿意随时投身到疫情前线,其次,我是湖北人,支援家乡责无旁贷,很少回武汉老家,特别期待能为家乡父老做点贡献……”这是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风湿免疫科副主任医师吴沅皞1月28日便写好的“请战书”。

  作为一名湖北人,吴沅皞从1月初得知家乡疫情严重,内心特别焦急,便通过口头、电话最终书面申请的方式向单位党组织申请去湖北支援,而今终于如愿以偿了。

  “我从2002年便来天津上学,将近20多年没回过家乡,特别想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我的母亲和妻子都是中医医生,都想回到家乡尽力,这次我能支援家乡,全家都很激动。 我代表一家湖北子弟,支援武汉‘红区’,一定不辱使命。 ”吴沅皞告诉记者,他的很多亲戚、朋友、同学、老师都在武汉,疫情期间他一直在联系医疗物资往武汉运送。 这次自己能亲自上“战场”,参加支援武汉中医医疗队,用中医的武器治疗疾病,挽救更多人的性命。

  “我是一名员,在疫情面前,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 ”吴沅皞说,他在北京进修时接受过西医正规的无菌操作训练,且发热疾病是免疫科的诊疗强项,希望发挥专业特长,与“红区”战友共进退。

  南开医院感染管理科陈艳2008年曾去汶川参加过抗震救灾,这次疫情发生以来,更是第一时间“请战”参加。 “我是专业的医疗队员,有专业的救护知识,也参加过救援医疗队,疫情面前,没有多想,就想将自己所学回馈社会,挽救更多的人。 ”陈艳说,现在国家有难,作为医护人员必须挺身而出,国家安全了,每一个人才能安全。

  陈艳的小女儿刚刚3岁,也是她最放心不下的,临行前把孩子交给父母便离开了。 “我父母都是医生,非常理解我,并嘱托我,做好防护,一定平安回来。 ”陈艳说。

  与陈艳一样,南开医院手术室护士应谊云也曾参加过支援汶川的抗震医疗队,今年本计划参加援非医疗队,但是疫情面前,将先去武汉支援。 “我正在进行法语的培训,将参加援非医疗队,但是疫情面前,紧急将我们抽调参加支援武汉医疗队。 ”应谊云表示,他有援助经验,并有重症抢救经验,想把自己所学回馈社会。

  “我是一名12年党龄的老党员,大灾面前义不容辞。 ”应谊云说,参加这次医疗队,65岁的母亲非常支持,告诉他,“做好防护,平安回来! 家里我自己能行,放心吧! ”

  今年37岁的崔文艳是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儿科的护士长。 从得知疫情之初她便提交了请战书,请求去疫情的最前线。 上周五,她的请战书终于批复了。

  崔文艳说: “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而且一名党员,当得知疫情,我便想自己能做点什么。 所以当时就和单位说如果有医疗队要去武汉支援,请一定批准我去。 但是开始我并没有跟家人直接说,主要也是怕他们担心。 这半个月,我几乎每天回到家都会和他们讲关于疫情的事情,让他们一点点接受我不单是他们最挂念的人,更是一名‘战士’,一名党员,在病人最需要我的时候,在党和国家最需要我的时候,我责无旁贷的要去,而且我向他们保证,一定会保护好自己,平安归来。 经过一点点慢慢的渗透,家人最终都非常支持我的选择。 ”

免责声明: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本站文章和转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尽快处理。本站主要业务为